走进一个秘密且神圣的NBA夏季联赛传统:向“Jerryoke”致敬

2022年7月23日 作者 admin

原标题:走进一个秘密且神圣的NBA夏季联赛传统:向“Jerryoke”致敬

2009年,在奇才队工作多年的设备经理Jerry Walter在拉斯维加斯与球队的员工们一起唱卡拉ok。自那以后,这个有总经理和教练参加的活动成长为了一个传奇。阔别两年后,Walter又回到拉斯维加斯参加他的最后一次活动。

这个NBA拉斯维加斯夏季联赛最不可思议的传统始于2009年,举行地点是Imperial Palace三楼一个昏暗的舞厅,这是一个位于中部地区的赌场,后来改了名字。

当时大约八名华盛顿奇才队的工作人员——包括刚开始担任奇才队主教练的菲利普-桑德斯——在附近吃饭时,有人提到Imperial Palace中有一家便宜的卡拉ok酒吧。在球队工作了三十多年的传奇般的老古董装备经理Jerry Walter曾无意中透露自己喜欢唱卡拉ok。

现任明尼苏达森林狼队的篮球运营总裁Tim Connelly当时是奇才队的球探,他希望卡拉ok能让Walter远离21点游戏的赌桌。

他们进去后发现里面大约有20个人。“我向你保证,菲利普-桑德斯是唯一一个踏进过Imperial Palace三楼的NBA主教练,”Connelly开玩笑说。

Walter报名并演唱了Journey乐队的《Dont Stop Believin.》。“菲利普的儿子,也是奇才队的助理教练,瑞安-桑德斯回忆道,Walter写下歌词。奇才队的这群工作人员调动了现场死气沉沉的氛围。人们分成两组,面对面站着,把手举过头顶,形成一条过道,让Walter走过这条通往舞台的路。

Walter不是所谓的好歌手,“你总是可以发现Walter会唱错一些歌词,”瑞安-桑德斯说。

他拥有表演型人格。“你不需要有最好的声音,”Walter说,但是你必须大声唱出来。

令所有人惊讶的是,Walter让这里的这小波人站了起来。有些人记得他鼓励几位客人和他一起上台演唱。他的同事用手机充当荧光棒,这也是大家希望他再来一曲的信号;其余的人们也加入了他们。

他们想在第二年再办一次,但发现牌桌已经占据了舞厅。他们决心延续这一传统。

他们成功了——创造了一个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活动(Jerryoke ),最终活动的规模变得非常大,以至于一旦人数超过了场馆所能容纳的上限,主办场所就必须派出保安来赶走那些可能的参与者。

昨晚的活动可能轰轰烈烈地为这项传统画上了完美的句号——这也是65岁的Walter在疫情开始在之前从未想到的,当时奇才队让他休息,但是没有让他回来。

Jerry Walter在华盛顿奇才队工作了40年,并在最后30年一直担任球队的装备经理。“Jerry是一个特别的人,”2009-2014年在奇才队担任助理教练的瑞安-桑德斯说。“他是可以让一支球队变得伟大的那种人。” ——华盛顿奇才队

Walter那些默默无闻支持着NBA保持运行的幕后英雄之一。他以各种身份为子弹队/奇才队工作了大约40年,并在最后30年一直担任球队的装备经理。他身高5尺10寸,骨瘦如柴,与他的身材相比,他的性格更可能与大家相差无几。

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他都向每个人问好。他有时每天都会改变他的语音信箱的问候语,他可能会说,“早上好!我国首都今天的天气是80度,阳光明媚!”他坚持不懈地专注于工作中平淡无奇的部分——洗衣服、洗鞋子、安排旅行细节,从球场拖着巨大的装备箱到大巴、飞机、酒店。

尽管身材劣势明显,但是Walter有时还是会挑战奇才队的力量教练,和他们进行摔跤比赛。在亚特兰大的一场客场比赛之前,有两名球员凑了一叠钱,说如果Walter跳起来可以碰到客队更衣室的天花板,那么他就可以得到这笔钱。目击者回忆说,他尝试了六次,但都没有成功。

那些从来没有效力过奇才队的球员通常也会记得那个瘦瘦的,戴着眼镜的家伙,他会跟他们打招呼并提供一些额外的帮助。

当Walter的母亲于2008年去世时,奇才队租了一辆巴士,这样球队工作人员就可以参加她的葬礼。

当亚特兰大老鹰队的装备经理Zac Walsh初入联盟时,Walter请他吃了顿饭,并给他提供了一些工作上的建议。在底特律活塞队担任很多年的装备经理John Coumoundouros在设计活塞队的装备室时也向Walter寻求了帮助。

几十年的善意是如何在Imperial Palace的那个晚上演变成Jerryoke的——这是一个弥足珍贵的NBA内部活动,这个活动过去十年来一直在Ellis Island Hotel & Casino举办,并于昨晚再次举行。(我是一名Jerryoke老手,但我这次不在拉斯维加斯。聚会的细节和视频是由奇才队的员工和其他参加活动的人们发给我的。博亚体育app)

在一场充满活力的表演之后,观众们拥着Walter来到了房间的后面,Jerryoke像是夏季联赛中的一片绿洲。“我们都以不同的眼光看待对方,”他说,“我们放下了一切…玩得开心就好。”

奇才队的工作人员们和他的朋友们早早就组建了Jerryoke的群聊,随着奇才队的员工前往其他球队工作,这件事的消息传开了。

到2015年,Ellis Island不得不雇佣额外的安保人员,一些NBA与会者被挡在了门外。(有一次瑞安-桑德斯曾经让一个朋友趁警卫不注意拉他通过了安检。)

奇才队非官方的Jerryoke联络员Greenberg,在几天前与Ellis Island的工作人员进行了沟通,以确保他们为这场聚会做好了准备。他可能还可以给场馆工作人员一些好处,把Walter的名字推到歌单顶部——如果只是为了安抚Jerry Springer式的“杰瑞!杰瑞。杰瑞!”那样的来自NBA球队的圣歌。(我依稀记得有一年,播音员叫了一个叫——emmm——玛丽的女人作为下一个表演者,而NBA的观众认为她说了“杰里”,并开玩笑地向可怜的玛丽发出了嘘声。)

Walter提高了表演的细节。他在唱《Dont Stop Believin》中的“不惜一切代价掷骰子”时掷了骰子。他把每首歌—— Neil Diamond的《Sweet Caroline》是沃尔特的第二首主打歌——都献给了“军队”(Walter在从事体育运动之前曾在美国陆军服役。)他指着《Journey》中提到“南底特律”的活塞队员工,并歌曲中提到“廉价香水(cheap perfume)”时闻了他的腋窝。

在一次完美的Jerryoke表演后,舞台附近的观众抱起Walter,拥挤着把他推到了房间的后面。

对于NBA的许多人来说,Jerryoke——以及Walter本人——成为了夏季联赛的试金石,象征着为什么拉斯维加斯的旅行是如此受欢迎,并且与NBA时间表上的其他地方如此不同。

赛季早就结束了,主要的休赛期交易通常都已经都接近尾声。你可以感受到竞争的中止。在派对之城,平常竞争的对手们发现他们其实都是同事。这是NBA放松的一周。

随着夏季联赛日程被各种正式活动安排的满满当当——各种委员会会议、保守的团队聚餐——Jerryoke成了一个悠闲的绿洲。Walter感觉到了这一点,并为此感到自豪。

然后就结束了。奇才队暂时解雇了Walter。(2020年3月后,休假是体育和其他行业的典型现象。)疫情夺走了夏季联赛的夜生活。

当迈阿密热火队本赛季做客华盛顿时,他们安排Walter加入了他们的装备部门。

在芝加哥选秀大会前的NBA装备理协会年度会议上,Coumoundouros向该协会提议使用其部分资金让Walter坐飞机到拉斯维加斯参加最后一次Jerryoke。大家一致同意了这个提议。

合唱开始时,Walter在台上蹦蹦跳跳;人们和他一起跳着唱着。“Jerry! Jerry! Jerry!”乐器爆发出了惊人的声响。Walter像往常一样,模仿掷骰子的动作,闻了闻自己的腋窝。

派对结束后,Connelly和Jared Jeffries斯把Walter拉下舞台,把他扔了起来,开始人群冲浪,随后他们把Walter带到了房间的后面。当Walter站起来时,NBA的工作人员们簇拥着他,高喊,“再来一年!再来一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