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卷专业毕业月薪三千

2022年7月5日 作者 admin

新传,指的是新闻传播类学科,除了主要的新闻学、传播学外,还包含广告学、广播电视学等分支。

除了课程有趣、不用学数学和“广阔”的就业前景,成长于互联网时代的00后似乎也对新闻行业格外热爱。

然而俗话说得好:“专业选的好,考研似高考”,这句话放在新传专业上尤为适用,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说高考已经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那么新传考研,则是站上了内卷的最顶端。

教育部2022年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的考研人数达到了457万,比2021年的377万增加了80多万,增长率超过20%。

无论是出于对学术的兴趣还是求职目的,越来越多的本科毕业生选择继续深造,争取硕士学历。

新闻传播专业作为门槛较低的文科专业,吸引了大量学子报考,成为近年考研的热门报考专业。

包括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湖南大学等在内的部分高校新传专业,都在2022年迎来了平均700人以上的报考学生,但招生数量则普遍在50-60人左右,报录比低至12:1。

“报录比”一般指报考的人数和拟录取人数的比例,最新数据显示,新闻传播专业的录取率仅有平均录取率的四分之一。

年年收紧的报录比背后,不只是由于本专业的内忧,还有来自“跨专业考研”的外患。

事实上,大于50%的新传报考学生来自其他专业,包括外语、理工科和会计金融等专业的跨考生。

根据教育部公布的2022年考研国家线,新传A类考生的总分线分,已经是所有专业学位考研复试线中的领头羊。

推免(学校推荐免试)生不必参加考研初试,也就是一般意义上的“保研”,可以直通复试。

以南京大学为例,2021年南大传播学学术硕士共录取26人,其中接收推免生的比例为88.5%,留给统考生的名额只有3个。

暨南大学新传研究生院的招生数量高达236人,但留给统考生的名额不到四成。

每一个踏入校门的新传学子,都躲不过打比赛、做项目、拍短视频,甚至是运营自己的账号。

新传学生的大学生活仿佛也开了倍速,“大学生艺术广告大赛”这样国家级的奖项,可能只是大一新传学生的标配。

学生需要同时具备采录、编写、拍摄甚至是剪辑等多项技能,短短30s的短视频甚至能耗时一天之久。

事实上,即使新传学生对专业课的抱怨再多,新传仍是考研人公认的跨考难度最小的专业之一。

各个新传学院的题目各不相同,因此避免了公式化的背诵与题海战术,备考更有自主性。

部分专业领域的新闻传播内容,如财经、科技、健康等,都需要足够的专业知识以保证新闻的准确性——

这些跨考的学生,除了部分是基于现实的考虑,更多的是本科选了自己不喜欢的专业,想凭借考研实现自己的新闻理想。

美剧《新闻编辑室》中的经济学博士Sloan,放弃百万年薪,来到新传行业。

凭借着扎实的经济学知识与缜密的逻辑,她曾在与金融大鳄的采访交锋中问到对方哑口无言。

只是理想注定要在和现实的交锋中败下阵来,即使内卷再严重,大部分新传毕业生似乎也没能迎来和付出相匹配的回报。

纵观招聘软件,互联网中的高薪岗位大多是IT、研发、测试等技术岗位,留给新传人的只有运营、编辑与记者等非技术岗。

财经和医学领域的运营岗,比起新传、媒体的学历,相对更看重相关行业的从业背景——

这类行业具有极强的专业性,非科班出身的人往往很难涉足,这也就变成了纯新闻背景学子的劣势。

智联招聘2021年四季度发布的《中国企业招聘薪酬报告》中统计,新传岗位平均月薪是8591元,仅仅高了薪酬中位数590元。

排名第一的IT管理/项目协调的岗位月薪,均值是让新传人望尘莫及的29039元。

以新传对口的岗位“文案编辑”为例,上海互联网公司开出的薪资在5k到8k左右。

应届新传毕业生在被捉襟见肘的工资劝退之后,似乎只能选择继续去竞争一个珍贵的考研名额。

梦想从事新闻行业的年轻人们被现实打击,大量新传人无法坚持下去,选择转岗甚至转行——

对比2022年与2014年的数据,持证记者人数8年减少比例为23.62%;30岁以下的年轻记者占比8年间从15.48%降到了7.27%。

不仅仅是《新闻编辑室》,相信每个新传人都曾为《聚焦》、《看见》等深度报道热血沸腾,心里埋下了一颗“新闻人”的种子:

哪怕初生牛犊、资历尚浅,在用事实说话的新闻面前,有魄力有胆识的人能够重振新闻业。

新传人心中那颗名为“新闻理想”的种子,也在一代又一代前辈故事的滋养下生根发芽,茁壮长大。

假象、虚伪、流言像大雪般盖住这个世界,你们是这个世界的扫雪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