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岁女孩泳池跳水划伤半边脸 近5万医药费谁赔偿?双方闹上法庭

2022年8月30日 作者 admin

近日,思明法院就审理了一起因孩子在游泳馆受伤引发的官司。10岁小女孩小鱼在跳水时划伤了半边脸,但泳池管理人员的做法却让小鱼母亲怒不可遏,最终双方闹上法庭。

暑假期间,小鱼(化名)常常在家附近的游泳馆游泳。事发当天,小鱼在游泳馆跳水时,不慎划伤了小半张脸,脸上瞬间大量出血,并伴有头晕恶心。在此后近半年的时间里,小女孩经多次清创、缝合、平复疤痕等治疗,花费了4.2万元,另外还花了6000元代购了境外药物。

小鱼母亲认为,游泳馆的运营方蓝鲸公司(化名)没有高危险性体育项目经营许可证,游泳池现场无任何禁止跳水标识,亦没有工作人员在场巡视并制止小鱼跳水,孩子受伤后也没有救生人员救助,之后蓝鲸公司更是对小鱼伤情不闻不问,并拒绝支付任何费用。小鱼还是小学生,脸上长期贴药引来路人异样目光和小伙伴的嘲笑,伤愈后脸上也不可避免留下疤痕,给小鱼的生活造成极大不便和严重精神损害。

对此,游泳馆答辩称,泳池是由蓝鲸公司与海洋公司(化名)合作运营,海洋公司已取得高危险性体育项目经营许可证,而一个泳池只能办理一个经营许可,所以蓝鲸公司无法重复取得许可。而且公司在经营泳池时,均会告诫来往的小孩禁止跳水、嬉戏玩耍,在墙面也张贴了明显标志,并有配备安全员。另外,小鱼的受伤是因为她在泳池嬉戏玩耍,其母亲作为监护人,在她多次跳水时并没有制止这种危险行为,应当承担主要责任。另外,外购药没有医嘱购买,公司自然不必承担这笔费用。小鱼的伤并未构成伤残等级,也不需要赔偿精神损失。

法院审理认为,小鱼是在海洋游泳馆跳水受伤,其间游泳馆中并无工作人员劝阻制止小鱼,且根据思明区文旅局检查结果,海洋游泳馆存在救生人员不足、池面无明显水深标志等问题,均与小鱼受伤具有直接关联性。因此,海洋游泳馆的实际经营者蓝鲸公司,应对于小鱼的损害后果承担一定责任。海洋公司将讼争游泳馆授权不具有经营资质的蓝鲸公司进行经营,亦不符合相关规定,两公司应承担连带责任。

然而,小鱼是在母亲陪同下游泳,其法定监护人应及时制止这种危险行为,故小鱼母亲对此损害后果也应承担一定责任。

因此,法院酌定判定蓝鲸公司承担70%的责任,小鱼一方承担30%的责任。对于小鱼因治疗产生的医疗费,其中4.2万元具有相应病历及医疗费票据予以佐证,本院予以支持,剩余部分不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最终,思明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规定,判令蓝鲸公司应赔偿小鱼医疗费2.98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海洋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法官说,暑期时段属于儿童事故较为高发的时期。对于儿童在运动过程中所导致的损害,一方面,作为场馆经营者、管理者,如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另一方面,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父母对于未成年子女负有教育、保护义务,尚无民事行为能力的幼童从事体育活动时,其监护人应予以陪伴看护,在其进行危险性行为时应予以及时制止。如监护人未尽到上述义务,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被侵权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据此应由双方分担因事故造成的损失责任。

10岁女孩小云在游泳馆受了伤,其家长便与游泳馆、游泳馆运营方对簿公堂。近日,思明区法院依法作出判决。 去年8月,10岁女孩小云与母亲一同前往湖里区某游泳馆游泳。在泳池跳水时,小云的脸被划出了一道长约5厘米的开放性外伤,大量出血并伴有头晕恶心症状。事发后,小云自行爬出泳池求助。 在之后近半年的时间里,小云多次进行了清创、缝合、平复疤痕等治疗…

□曲直 海滨旅游,除了吃好玩好,不少游客心心念念的是如何留下各式“超凡脱俗”的美照。他们专挑小众“网红”打卡点下手,殊不知背后可能隐藏着不小风险。以美丽海景著称的厦门,沙滩和礁石是不少拍客打卡的首选,甚至连汹涌浪潮中的排洪设施也不放过。(8月22日台海网) 不走寻常路的美照,可能外界关注度更高,在网友的艳羡、点赞声中,拍客的心理上也可能…

为引导盲盒经营者诚信守法经营,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市场监管总局起草了《盲盒经营活动规范指引(试行)(征求意见稿)》,于近日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征求意见稿提出,盲盒经营者不得向8周岁以下未成年人销售盲盒。向8周岁及以上未成年人销售盲盒商品,应通过销售现场询问或者网络身份识别等方式,确认已取得相关监护人的同意。盲盒经营者应以显著方式提示8周岁及以…

台海网8月15日讯 (海峡导报记者 朱黄 郑丽金 陆军航)本轮疫情,根据厦门市疾控中心发布多例感染者流调显示,已有至少8例感染者均与迈阿密健身游泳馆新景店有关。该店目前已被列为中风险区。 警方:未按防疫要求对访客扫码登记 昨日,迈阿密健身游泳新景店两名健身教练因违反疫情防控有关规定,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被厦门警方依…

前两天,市民魏先生发现自己家中一个奢侈品包不见了,找寻一番后才发现竟然是自己未成年的儿子把包给转卖了。魏先生对商家收购行为提出了质疑。 魏先生说,这个包是他在专柜花24000元购买的,虽已购买了一年多,但从来没有使用过。而在今年7月中旬,魏先生17岁的儿子却私自将这个包以4000元的价格转卖给了一家名为“聚奢网”的奢侈品回收公司。 魏先生:“昨…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闽ICP备07001623号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版权声明: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海峡导报(台海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免责声明:台海网转载自网络的文章和图片,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内容仅供参考。

如我们使用了您的作品(包括文章和图片),请作者与本网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网,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